蘇轍《文氏外孫入村收麥》詩歌賞析

作者:佚名  時間:2019/10/1 21:53:16  來源:會員轉發  人氣:
  文氏外孫入村收麥
  [宋] 蘇轍
  欲收新麥繼陳谷,賴有諸孫春老人。
  三夜陰霪敗場圃,一竿晴日舞比鄰。
  急炊大餅償饑乏,多博村酤勞苦辛。
  閉廩歸來真了事,賦詩憐汝足精神。
  [詩歌賞析]
  《文氏外孫入村收麥》描寫的是蘇轍晚年閑居潁昌時的日常生活情景。在麥收季節,外孫文驥來村里幫助自己收割麥子,蘇轍寫此詩記錄。從諸孫入村幫自己收麥寫起,寫出久雨忽晴、宜事農桑的喜悅。
  《文氏外孫入村收麥》這首詩表現了作者看到農村勞作和收獲的快樂。結合蘇轍晚年的遭遇(因為遭受政治上的禁錮,成為朝廷監管的對象,蘇轍被迫選擇了一種離群索居的生活,幾乎斷絕了與官場同僚、朋友的交往,這就使得家庭生活成為他詩歌寫作的核心內容),其背后也可能暗含自己早已主動疏離且不關心政治和官場的深意。
  詩歌中,“三夜陰霪敗場圃,一竿晴日舞比鄰”運用了對比手法。連綿陰雨時人們的沮喪,雨過天晴時人們的歡欣,形成對比,表現了農村麥收季節久雨忽晴、宜事農桑的喜悅。詩人把“三夜陰霪”和“一竿晴日”進行對比,用環境陡然變化,來突出外孫入村收麥的急切與喜悅之情。用詞生動形象,富有內涵。“三夜”突出了“陰霪”之長,“一竿”突出了“晴日”到來之驚喜,“敗”突出了天氣給農人帶來的失望、憂慮之情,“舞”突出了農人收獲時熱火朝天的辛勤與喜悅之情。
  “急炊大餅償饑乏,多博村酤勞苦辛。”這句從側面描寫麥收季節繁忙的勞動景象。詩句沒有直接描寫麥收場景,而是通過家里人忙著做飯、忙著酤酒的場面來間接刻畫收麥勞動的艱辛和勞苦,表達了詩人對諸孫的感激之情。
  “閉廩歸來真了事,賦詩憐汝足精神。”這句寫對外孫勞動結束關倉歸來后的贊嘆,詩人表示要寫一首詩表揚對方。語言風趣,充滿喜悅,表現了詩人的灑脫情懷與拳拳親情之樂。
  附作者簡介:
  蘇轍(1039—1112),字子由,一字同叔 ,晚號潁濱遺老。眉州眉山(今屬四川)人。北宋文學家,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。
  嘉祐二年(1057),蘇轍登進士第,初授試秘書省校書郎、商州軍事推官。宋神宗時,因反對王安石變法,出為河南留守推官。此后隨張方平、文彥博等人歷職地方。宋哲宗即位后,入朝歷官右司諫、御史中丞、尚書右丞、門下侍郎等職,因上書諫事而被落職知汝州,此后連貶數處。宰相蔡京掌權時,再降朝請大夫,遂以太中大夫致仕,筑室于許州。政和二年(1112),蘇轍去世,年七十三,追復端明殿學士、宣奉大夫。宋高宗時累贈太師、魏國公,宋孝宗時追謚“文定”。
  蘇轍與父親蘇洵、兄長蘇軾齊名,合稱“三蘇” 。其生平學問深受其父兄影響,以散文著稱,擅長政論和史論,蘇軾稱其散文“汪洋澹泊,有一唱三嘆之聲,而其秀杰之氣終不可沒”。其詩力圖追步蘇軾,風格淳樸無華,文采少遜。蘇轍亦善書,其書法瀟灑自如,工整有序。著有《欒城三集》等行于世。
  元符三年(1100)正月,哲宗駕崩,徽宗繼位。以此為契機,朝廷緩和了對于舊黨人物的打擊,那些遠貶嶺海的舊黨官僚,得以陸續北還。這年四月,已經歷七年放逐生涯的蘇轍,離開了廣南東路的循州,開始北返。終于在年末的時候,抵達了潁昌府,并從此在那里定居下來,度過了自己的晚年生涯,直至政和二年(1112)去世。在蘇轍生命的最后十幾年里,除崇寧二年(1103),他因某種原因避居汝南之外,基本上一直居住在潁昌府,再未能回到朝廷。但是,在蔡京為相時期,他依然是在政治上備受打壓的對象。
  崇寧元年(1102)五月,朝廷下詔,對于蘇轍等五十余人,“并令三省籍記姓名,不得與在京差遣”。六月,他的官階也從太中大夫(從四品)被降級為朝請大夫(從六品)。崇寧二年(1103)四月,朝廷又下詔焚毀三蘇及其門人著作的印板。崇寧三年(1104)六月,朝廷更下詔頒布三百零九人的元祐黨人名單,并令刻石于天下州軍,蘇轍名列其中。崇寧五年(1106)朝廷再下詔,命令曾任宰臣執政等官不得到闕下,蘇轍也在其中。一直到大觀二年(1108)正月,因徽宗受八璽,大赦天下,舊黨得以享受復官的優待。在這一年,蘇轍遷轉為中奉大夫(從五品)。此后,直到他去世那年,才得以恢復到太中大夫的品級并致仕。 就這樣,一位昔日的宰執大臣,一位在文壇上享有盛譽的士大夫,在北宋末年的黨禁之下,實際上失去了活動的自由,而處于一種政治禁錮的境地。于是,蘇轍就只能選擇一種閉門索居的生活方式,來度過自己的最后時光,而且長達十幾年之久。

文章評論

共有 0位用戶發表了評論 查看完整內容

胜负彩19069期